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俩人谦逊了几句,对面坐定。赵朴斋取一只水烟筒递给舅舅。善卿说:“舍甥初次到上海,全仗提携照应。”小村说:“小侄年轻,也是什么事儿都不懂。既然一起来了,无非是互相照应而已。”又说了几句客套,善卿放下了水烟筒,小村就让他到床上去抽鸦片烟。善卿说声“不会”,继续坐着聊天。
  • 这时候,忽听善卿高声说:“秀林小姐,我给你秀宝妹妹做个媒人好不好?”朴斋这才知道那倌人是陆秀林,不是陆秀宝。只见秀林回过头去笑着说:“照应我妹妹,那还有啥不好?”随即高声喊杨妈。杨妈正好来沏茶递手巾,秀林就叫她喊秀宝来加茶碗。杨妈问是哪一位,善卿伸手指着朴斋说:“是赵大少爷。”杨妈瞟了两眼,犹疑地问:“可是这位赵大少爷?我这就去叫秀宝小姐来。”接过手巾把儿,连忙登登登地跑出去了。
  • 《雪滩双鹭图》的画面以雪景为背景,左侧怪石和竹叶丛生处伸出苍虬有力的梅枝,大雪压而不折,向下曲折迂回向上,呈现一种中国古人崇尚的岁寒三友的品性和精神,为画面分出层次,增强美感。下部怪异的山石,以带水的墨笔作大斧劈皴画出方硬有棱角的“一角”。虽然寒气逼人,梅枝处两只跳动鸣叫的雀鸟却很欢实,使之静中有动,寂寥里多了些生机。向上似有隐约可见的远山,向下虽有题名为双鹭,我们却可见白鹭四只,三只聚集在石角,其中两只仅露个脑袋,一只张着嘴像在召唤着什么。第四只则独立于溪水的另一畔,瑟缩之状显得孤单,像外出寻食不得,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感觉,将一份冬雪的严寒和不得的失落表现的特别传神。雪天已经够让人寒冷了,马远构思的白鹭一幕,硬是借此情此景将寒表现得极致入心,令人心寒清冷。
  • 比如说今天要说的这个情节,很可能你不会发现。就是邬思道在帮助年羹尧平定西北叛乱的时候,雍正皇帝知道这件事吗?其实每个人当皇帝都会对自己的手下有监视。当初四爷去江南筹款一到京城。康熙皇帝就对雍正的一切行为了如指掌。所以说肯定会有监视的。
  • 今年三月去陕西米脂县的路上,途经四十里铺的小镇。目睹了精美的石雕背后的画面!